言情小说免费阅读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没有了

烟火(1 / 1)

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内容报错

在一场不存在的战争中,一个不存在的士兵写给一个不存在的人的信:

我们实在是太熟了。以至于在信的开头写“亲爱的……”,都会难堪地搔搔头。给你写信就像在给我自己写信。但是,仍然有必要趁我彻底忘记之前,让我来告诉你,我的另一个头脑,这三个月里我的脑子里在想什么。

和你我之前预料的一样,这里的景色美得惊人。它是我们地理课上背诵的地名之一,如果你还记得,这里是一位著名诗人的故乡。如果我仍然是戴着眼镜的背包客,在面对当地人友善提出帮忙指路时,我会侧过身去拨弄着草丛,试图用本国语言说:“……不,谢谢。”可是,正如你所知道的那样,这些天来我一直没有时间去参观那位诗人的故居。

如果它还没有毁于战火,如果我们仍能在战后活着(我们都知道,战争才刚刚开始,但我身边的每一个人从第一天起就对它厌倦了),我们就能成为我描述的这样一对背包客。让我来告诉你:这里像一个梦,一个灰色的,充满青草气息的梦,在我们行军的时候,甚至能闻到河水。有时候我扛着枪走在最后面,看见前面那一群人越过草丛,用手拍打着那些仍未枯萎的草,就像他们在家乡时那样,我心想:我们真是一个秩序井然的旅行团。

这显然是战争开始不久的表现。虽然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并不值得称赞,但是,就像每个超过二十人的团体一样,有人对当地的地理、人文风情甚至昆虫产生了热烈的兴趣。已经有人几乎掌握了当地方言,他总是缠着农舍里的一对母女问个不停,尤其是他总要问:“你们这里,是怎么养猪的?猪住在哪里?它吃什么?有多少头?”这对母女属于没有撤离的少数人,她们和她们的农舍几乎已成为我们财产的一部分了。

在这里,你甚至能看到萤火虫。傍晚的时候,它们擦着你身边飞过去,仿佛带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。很快,我们学会了彼此家乡的歌谣。在篝火旁边,我们总要用手打着拍子,不停地唱呀,唱呀。你可能要问:从前你不是和我一样,能够欣赏高雅的音乐吗?我只能回答你:从前我的生活简直和圣人一样,我也很想回到那种生活,虽然没有办法。

每天早晨,我依然觉得自己从洁白的枕巾上醒来。是一个礼拜天,我的闹钟被人摁了(也许是你),悄悄地走出门去。我身旁有人(不知道是谁)打着呵欠用大嗓门说:“真想再多睡会儿!”直到这一刻,我才发现我并不是睡在那张只有我一个人的床上。可笑的是,不止一次,我为此在被窝里掉下眼泪。

我们的睡眠不能得到保证。前些阵子,它几乎每天都在减少。尽管我们能躺下来的时候,我们总是尽量让自己和死一样。每天,我们的眼睛都是红的,起床时不停擦着眼屎。有人说:“这简直和做农活一样!”得到了一阵同意。

每一天,我们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情,走出门,和空荡荡的胃一起迎接死。我熟悉的人有些已经变成了死人,这虽然再平常不过,但仔细想来却仍然令人惊异。空闲下来的时候,我们中竟没有人会突然拍着大腿说:“天哪,他怎么已经死了啊!我昨天才跟他说过话啊!”

你问过我,如果人突然从世界上消失了,那些武器会不会自己从箱子里出来,互相攻打。我想,它们应该不会,因为它们可能会特别爱惜自己,珍惜自己。有时候,我们走着走着,看见天上有一个东西飞过去。有人会叫喊道:“打得好!”可是,如果我们知道那是敌人在进攻,又会特别沮丧。

几天前,我最近交到的一个朋友(我没有和你写到过他,是因为我害怕他哪天就死了)死了。我只有尽量把他赶出我的脑袋,因为我最害怕发生的事情就是:我突然面对面碰到了他,他戴着敌人所戴的那种帽子,蓝眼睛惊讶地睁大了,望着我。“你怎么了?”他会说,“没错,就是我呀。我还活得好好的。”然后他会趁我们紧紧抱在一起的时候,从背后杀死我。

上一章
目录
没有了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